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坐地吸土】一作者姜家小子

【坐地吸土】一作者姜家小子

字数:3423

                (一)

  五一总算在多月的期盼中到来,累,的确很累,每天十二小时,每周七、八十个小时,每月三百四五十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不论是身体与精神都快崩溃了。
  周四下午早早的结束了工作,躺在床上一觉天亮,虽然很饿,但很精神,想不起是哪天哪夜睡过这么长时间的觉,休息得如此的好,精神如春雨浇灌过的枯树,重显生机,是那么的蓬勃,是如此的蓬勃。

  天已很亮,时间还早,周边的胜地无数,多数都是只闻其名,或许应该去看看走走了,免得被朋友嘲笑,虽然,相聚的时间很少,少到几乎没有,但总会有不是?

  金龙长城,虽然没有八达岭那么出名那么雄伟,但正值佳节也是客流如潮,太阳很红,红得有些灼白,女人们不怕晒只怕热,所以穿得很少,很薄,所以很性感,这对於像我这样连续几月只顾工作,未经人事的少年来说,非常喷血,东瞄西看,看的是景色,瞄的是颜色,蕾丝黑三角裤、粉红色的半透明内裤、白色平角裤……

  长城很高,也很陡峭,裙底的风光胜过风景,这不一一白色背心,白色小短裙从我身边而过,我稍停了下,待她登上我前面五梯时,再抬头看去,一片白,不只是衣裙白,皮肤也白,尤其是屁股与大腿尤其白,一条紫色的,很性感,很纱,很情趣也很多小孔的内内只挡住腿中之丘色,却挡不住丘形……

  我口鼻发热,更重要的是我头脑也发了热,於是我就这样加快了脚步,与她齐平,比翼双登。我看到她的脸,当然也大概看出了她的年龄,有些大,但谁叫我头脑在发热呢!

  「姐,你身体真好,很久没看到像你这样皮肤白净、身体这么好的了,经常锻炼吧?」

  「嗯,一个人很闷,所以经常早晚跑跑。」

  一句很简单的问,一个更简短的回答,但看似简短的话中透露出很多信息。
  当然,我只在乎那个最重要的信息:闷。嗯,我喜欢……

  长城不长,当然我是指金龙长城,在我们相谈很愉快、很相识恨晚的比翼双登中到了尽头,太阳更灼白了,直直的照在头顶上,人的影子与脚重合,全身是汗,但更加性感与火热,性感的是她的身材,火热的除了她的身材,还有我的眼神。

  我请了她一起吃午饭,她没有拒绝,於是,我找了家酒店,美其名曰可以先洗个澡。五一还是头天,自然不会急着回去,她也一样,但或许我们很有同好,那就是不喜带行李,衣服汗湿了可以回酒店洗,洗衣服时可以不用穿衣服,浴巾足矣。

  当我想把午饭叫到房里时,她阻止了:「等一下吧,太累了,对胃不好!」
  她的话直到我和她走进房间,走进浴室,然后自然互相搓揉捏拿时才想明白,原来如此。

  搓的除了我的背,还有我的鸡巴;揉的也不只是她的背,捏的还有她的一对柔软的白大奶,明显有些下垂了,乳头很黑,但不是很大,少了些年轻女人的弹性,但多了很多成熟,很熟的丰满与味觉. 我从来没看过乳头是如此的黑,所以特别好奇,也觉得特别性感,比妈妈的乳头还性感,因为它黑。

  我再也不会满足於手摸的感觉,一口含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两口,「嗯……
  哦……」她发出一阵深深的呼声,双手不停地在我背上乱摸一通,然后用喷淋沖向我们的全身,飞快的地给我和她自己洗了洗。我不得不用「飞快」二字来形容她的速度,这是我二十多年来洗得最快的一个澡。

  不到一分钟,她的手就擦过我的全身,包括脚,而且还是一只手拿着喷淋,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前些年很流行的词:「手速」。然而,我却跟不上她的速度,或者说我的手除了在她的乳房上就是在她的屁股上。

  当发现她自己飞快地洗着身子时,我想去帮她,於是我的手从她的屁股上放开,伸进了她的腿间,很滑,明明没用香皂和沐浴露。我又搓了搓,发现滑的只是腿间那条缝隙处及周边一片,而且是越搓越滑手。

  我这才想起,腿间的缝为什么是开的,世上自然不止香皂与沐浴露才滑手,还有一种叫分泌物的;张开,是因为进入了什么,或流出了什么. 阴毛除了被淋水打湿应该还有淫水,因为我没发现什么进入了她的那条缝,那自然就是流出了淫水,所以张开,一不小心,我的手指就滑进了那条缝里,滑进了她的体内。
  「嗯……」

              坐地吸土(二)

  「嗯…!」

  鼻音足够深邃且有力,是发自内心的呼喊,回声不决,回声在心里,在我的心尖上,缠绕,再缠绕…,久久不息,她抱着了我的背,把头埋在我的胸口,低着头,遮着脸,我感觉到她的身子在扭动,更从我的手指上感觉到她那嘲湿地的热度,真的有点热,热得她下身腿间那缝中都不断的冒汗,汗如雨下,打湿了我的手,流在了她的腿上,淋浴的喷淋早就不知何时被她抛弃了,孤怜怜的,伤心的躺在墙边的角落。

  忽然,她松开了我的背,重新拾起喷淋,在她身上淋了一遍,最多的是淋在她的下身,我的手被退了出来,我看着她不停的搓了几下她那潮湿又开放的妹妹,然后把水一关,抽上一条浴巾,同样是飞快的擦去了我们身上的水珠,再然后…我当然不笨,直接抱起她进入卧室,扑在床上,她立忙就张开双腿,夹在我的腰上,一手抱着我的颈,用力的抱着,让我本想好好看看、吻吻她的身子的动作不得不停止,因为,她的另一只手牵着我早已直挺的鸡巴进入了她的蜜壶,我动了动,挺了挺,她的手放开了,又抱住了,放开了我的鸡巴,抱住了我的臀,我的鸡巴毫不费力的挺进了她的蜜壶,是全根而入,直到顶到她的又一个蜜壶口,我知道那是什么,若一张还未长大的小嘴,包在我的龟头前端,想把我的龟头全含住,可惜又不够大,我停了下来,因为我怕把它胀破,可她却不这么想。
  「嗯,嗯,哦…,快点,」

  我是男人,虽然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但我始终是个男人,于是,我的腰我的臀我的鸡巴,动了起来,快速的动了起来,尤如打桩机一样的动了起来。
  「哦…啊~ !」

  「噗嗤,噗嗤…,」

  她不停地随着我的进攻而迎合,十分狂野,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我听着她的叫喊,就像是听到战士的冲锋号般,我听到我们结合处传来的噗嗤声,更像是听到大部队的冲刺步伐声,我看着她的狂野,我听着她的冲锋号,我听着那噗嗤噗嗤的步伐声,一次又一次…,久久也不见缓,我有些心虚了,二十多分钟了,从进入卧室,倒在床上,就进入了主题,一直到现在,一直在疯狂,我记不得我挺了几多次腰了,连姿势都没变换过,因为她一直抱着我,一直这么狂野,是如此的狂野。

  「啊,啊,哦,用力,」

  我说过,我是男人,这种运动,男人永远不会在女人面前低头服输,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我直起了腰,用手分开她的双腿,分得大大的,比M型还大,还要开,把她抱在床的边沿,我站在了床边,脚踏实地,这样我才会更有力,我的腰才会更灵活,双手按着她分开的腿,身子微一前倾,鸡巴对准她的蜜壶,腰一挺一沉…我的鸡巴就全根而入,真正的全根而入,顶进了她的深处,顶进了她的子宫口,「啊…,」她长呼了一声,很长,很长,所以也高,或许惊到了窗外的小鸟,扑腾一下就飞走了,我十分得意,这是对男人的表扬,是对男人满意的最真实的话语,发自内心,来自深处,阴道深处,也是心灵的深处,当男人的鸡巴顶在女人的子宫口的时候,就是男人和女人心灵相交的时候,也是灵魂交融的时候。所以我很得意,因为她满意。

  「啊,啊,啊…,」

  我不停的抽插着,她不停的叫着,我不时的插入她的子宫口,她不时的昂起头,哦的一声,仿佛来自灵魂,也震入我的灵魂,的确来自灵魂,传入我的灵魂,我有些飘飘然了,机器的运动作,我是男人,但也是人,不是打桩机,如果不是因为我是男人,我想,我早该放弃了吧,因为我是男人,所以我还在坚持,机器的坚持着…。

  「啊…嗯…呜、呜、呜…,」

  我清醒了过来,不再机器的运动,而是被她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臀,不让我动一下,而她,除了一声大叫,接下来的居然是呜呜的哭声,全身颤抖着,使劲的抱着我的臀,头高高昂起,「呜呜呜…」。我不知所措,我从来没这么累过,从来没这么疯狂过,也从来没在做这事的时候见女人哭过。

  她的身子还在颤抖,头还高高昂起,嘴里也还在呜呜不停,我感觉到她是在高潮,因为从我的鸡巴上传来了大力的吸力,好像要把我的鸡巴,我的身子吸进她的身体,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啊~ !」我大吼一声,腰一挺臀一顶,鸡巴死死的顶在她的子宫口,用力的挺着,使劲的顶着,鸡巴也不停的跳动着…
  「啊…呜呜…,」她也大叫着,颤抖着,哭着…

  「噗、噗、噗噗嗤…,」我的精液随着鸡巴的跳动,随着她的大叫大哭,如机关枪般射入她的子宫,被她全部吸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交警大队宿舍里面的淫乱】下一篇:【我姊程綝】1~30作者小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