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半子】五惊魂一刻

【半子】五惊魂一刻

  2015/5/14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5959
 
************************************************************
    生活不是小说,不是时时刻刻都有出人意料的惊喜在等你,那天之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下棋、看报、喝茶、、聊天、睡觉,就这些。

  几个星期的某一天我从外面下完棋回到家,刚一进家门就听到妻子在打电话的声音,我坐在一旁的沙发倒了杯水翻着报纸看了看,大概又说了几句话电话就挂断了。

  「谁的电话啊?」

  我随口问道,「是可儿的。」

  「哦,有什么事吗?你和孩子都还好吧。」

  「她很好,只是打电话过来和我聊聊天。」

  「那就好啊。」

  我随手翻了翻报纸说道,「嗯,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放下报纸好奇地问道,「我想去可儿他们那住几天,你看怎么样?」
  「怎么突然想到要去他们家住,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开始不安起来,按理来说,妻子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可儿刚怀孕的时候我就有提议让她住过去照顾她,可她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加上可儿那会只是刚怀孕行动什么的都还能自己照顾自己,她去了也没什么能帮忙,况且虽然是一家人,但毕竟还是不要给他们小两口添麻烦的好,故此作罢。

  而妻子今天竟然主动提出要过去住,我不禁猜测是不是可儿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别瞎想了,只是刚才可儿在电话里跟我说,最近张京接了一个大工程,经常是早出晚归的,平时一整天都是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才想说要过去陪她,也好照顾她,毕竟这几个月是最关键的时候。」

  妻子缓缓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我是松了一大口气。

  「唔,是这样啊,你都吓我一跳,如果这样的话确实是要过去一个人陪她比较好,唉,自己的孙子,他们婆家人都不急,反而就我们娘家人替他们想这想那的,真不像话。」

  我抱怨的自然是张京的爸妈。

  「你说什么那,张京他爸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农村人在那住了一辈子,整个村的人个个都认识,你让他们住到城里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再说,你又不是没看见过他妈妈那个样,让她带我们的孙子,我想想都怕。」

  张京的父母在结婚前我们双方家长就有见过几次,也不能说是哪里不好,只是农村人和我们城里人有些生活习惯确实不太一样,有时候沟通起来确实是有一些障碍,这也是当初妻子反对可儿嫁进他们家的一个重要原因,怕女儿以后要受气,但好在结婚后张京父母就回老家去了,给他们夫妻留下了单独的二人世界,凡是有利有弊,这不,现在怀着孕连个人照顾都没有。

  「那你是不是要先和他们说一下,突然住到他们夫妻家里,万一他们不喜欢就不好了。」

  「怎么会不喜欢,高兴还来不及那,不用了,刚才可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就是说这个事情,说是张京主动提议的。」

  妻子说道,原来都已经商量好了,这小兔崽子倒是挺会打算的,娶了我宝贝女儿还让她妈妈给他们家当免费保姆,他自己父母家倒是不用出一分力,等着捡现成的。

  「不对!他主动提议!竟然是张京这兔崽子主动提议的,难道……」

  如果换做以前这是再正常不过了,但几个星期前的事情我还历历在目,让我不禁对这次的妻子外住的事浮想联翩。

  「哎!哎!你在想什么那,听没听见我说话啊。」

  「啊!哦哦,你刚才说什么。」

  我茫然地望着妻子,刚才一想到她和张京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出神了。

  「我说,你一个人在家没什么问题吧。」

  妻子见我心不在焉的,颇有些生气地说道。

  「没事,我这么大个人了,能有什么事,你别出什么事才是。」

  「我?我能出什么事啊?」

  妻子疑惑地看着我,「没有,就是叫你也注意点,别到时候到了那里忙这忙那的,把自己累着了。」

  「呦,看不出来呀,最近怎么了,嘴巴这么会说话,平时没看你这么关心我。」

  妻子笑笑说道,「我那是放在心里,不说而已,老把疼啊爱的挂在嘴边,那才是假话那。」

  妻子听完也笑骂了我一句就走去做饭了,其实我刚才那句话里的含义她又怎么能知道那,她要是听懂了那才是真的有『鬼』那。

  「哎!你还没告诉我打算什么时候去那?」

  我冲着厨房里的妻子大声问道,「我想越快越好,明天就去。」

  妻子回答道,「这么快呀,哼,挺心急的。」

  我嘴里小声地嘟囔了句。

  晚上,妻子就把要换洗的衣服收拾好了,看她这架势可不是住个三四天那么简单,因为要收拾的东西挺多的,妻子就吩咐我来帮她收拾一下,自己就去洗澡去了,她要带去的衣服都已经拿出来我只要帮忙摺叠好放进箱子就好,在收拾的过程中我灵机一动,把一些『东西』偷偷地混在了她的衣物中放了进去。

  第二天,我帮着妻子把那一大堆衣物搬到了可儿他们家,那时候是中午了,可儿一个人在家,张京去上班去了,见到我们来,可儿表现的很高兴,本来还想让我也一起住下来的,但我还是拒绝了。

  老俩口住到他们小夫妻的家里,平添多了两双筷子,人家心里难免有话,再说,家里没个人我也不放心,我们那一带的小区治安也不是太好,前段时间还有人家里进了小偷那,在吃过晚饭后我也回家去了,到我离开的时候张京都还没下班,我不禁又气又心疼,气的是他这个做丈夫的这个关键时候不在家里陪着,心疼的是可儿这段日子原来都是这样过来的。

  回到家以后,我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但是那种寂寞和孤独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的,人老了就特别需要身边有人陪,年轻的时候反而是不喜欢家人、朋友总来烦自己,就喜欢一个人呆着,做什么都好,现在,是什么都不想做,洗了个热水澡就躺下睡了。

  所以说人有时候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到失去了以后才懂得珍惜,一点都没错,我现在就品尝着平日里悠闲散漫的恶果,买菜、洗菜、做饭、洗碗都得自己一个人来,这时才知道妻子的辛苦。

  「嘿嘿,那我现在送『羊』入『虎』口,算不算是心疼老婆的一种体现那,让她也尝尝『鲜』。

  」

  我还是真的佩服我自己,这样的借口和安慰都能让我想到,但你还别说,我这样一想,之前的那种害怕和忧虑倒是一扫而空,变得开始期待起这段时间我在妻子身边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心里越想越是按捺不住,决定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妻子这段时间的情况,「喂,是可儿吗?」

  「喂,是我,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电话的一头传来了妻子的声音,她不安地问道,「没有,一切都好着那,你那边怎么样了,都还好吧。」

  「……」

  「喂,喂,怎么不说话了。」

  「……我说了你别着急啊。」

  我这一听,心脏整个吊到了嗓子眼这,一般看过电视剧的都知道,这句话一旦说出必然是发生大事了,我首先想到了可儿和她肚里的孩子。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急死我了,是不是可儿出什么事了。」

  我焦急地问道,可千万别是怕什么来什么。

  「你别瞎想,可儿没什么事,就是,就是刚才不小心磕了一下,脚给扭了。」

  「这还没事那!你这当妈的是怎么想的!孩子那,孩子有没有事?」

  我真是一下被妻子气的不轻,这脚都扭了还说没事那。

  「应该没事,看可儿的样子好像没什么事,她自己也说没事。」

  「应该!她,哎,我马上就过去。」

  我一句话都不想再和她多说了,我心里的怒火都快要把房子点着了,急急忙忙找了辆出租车就往可儿家开去,但越是心急就越是倒霉,竟然还遇上了堵车,真是下车不是等也不是,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砰砰砰!!」

  我这时都已经昏头了,都忘了有门铃可以按,直接就用手敲打着房门。
  「来了来了。」

  房里响起了妻子的声音,随后大门就被打开了,「你到了,哎,你别急啊,喂!」

  我不理会妻子快速地换上鞋就往可儿的房间里走去,「可……」

  我一句话还没出口,就被眼前的景象惊的话都说不出来,打开门映入我眼帘的是,可儿赤裸的上身,此时她手里正拿着一瓶药油似的瓶子,另一只手在乳房上揉搓着,见到我突然进来,她愣了愣我也愣了愣,我率先反应过来赶紧退出了房间把门关上,「我说你急什么呀,鞋子都飞到外面去了,见到可儿了吗?」
  妻子将我刚才踢到门外的鞋收了回来后,进了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扭到脚了那?」

  我为了化解尴尬和转移妻子的注意,大声问道。

  「就是刚才在家里走着走着被椅子绊了一下,还好有扶住,就是脚扭了一下。」

  妻子拍了拍胸口说道,看了刚才的惊魂一下让她现在还心有余悸,「哎,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有没有去看医生?」

  竟然是可儿自己的原因我也不好再说妻子什么。

  「没有,可儿自己说没什么事,就别花那个冤枉钱了。」

  「这时候还想着省钱那!她不懂事,你这当妈的是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了!她是我女儿,我不着急不心疼啊!没事去医院干嘛,那地方多脏你不知道啊,没事往那跑,没病都得得病。」

  妻子平时脾气还是不错的,但当我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就不停地在斥责她,泥人都有三分土性,她内心委屈,不免大声地和我争了起来。

  「爸,妈,你们别吵了,我没事。」

  这时可儿的房门被打开了,我们的争吵声估计把她吓到了,从她懂事以来我们夫妻俩很少争吵,为了不想给她童年心里留下什么不好的阴影,我们俩平时有事也总是轻声讨论,真要急了也会尽量克制自己,在她的印象里应该很少看到我们吵架的情景。

  「你没事吧,你出来干什么,脚都扭了,还乱动。」

  此刻可儿的右脚虚浮着没敢用力踩在地上,全靠左脚和扶着门把来支撑着自己,我看了心疼不已,「我就是脚扭了,跟妈没关系,爸你别怪妈了。」

  妻子这一下心中委屈全都涌了上来,眼泛泪光,却又不想让我看见,捂着嘴巴气愤地跑回了侧卧去,关上了门。

  「爸,你快去哄哄我妈,你真的冤枉她了。」

  「你看,她现在把门都给关上了,我就是想哄也进不去啊,先等她气消了再说吧,我扶你先回去。」

  虽然是自己有错在先,但这事归根结底可儿的妈妈也是有一定责任的,再说,女儿还在场,我这做父亲的实在拉不下脸来在门口苦苦哀求她的原谅。

  小心翼翼地扶着可儿回到房里往床上坐好,低头仔细地看了看她的右脚,肿了一大块,都乌青了,这真的是伤在她身痛在我心呀。

  「你肚子真的没事吧,你可不能大意啊,不能出任何闪失。」

  脚上的伤倒是其次,肚子里的孩子才是关键,「真的没事,我是他妈,有没有事我还不知道啊,真有事我能不去医院吗?是真没事。」

  听着可儿笃定的语气,看来是真的母子平安,我心中的大石算是放下了,一时两人无语,气氛有些尴尬,因为我又想起了刚才莽撞做出的『糊涂事』。
  「那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了,刚才急着出门都忘了门有没有关好。」

  在沉默了一会后,我提议要离开了。

  「这么急干什么吗?你这才刚来,这大热天的,你都不怕累着,再说,我妈还在生气那,你这就回去了,等吃完饭再走嘛。」

  说实话,刚才这么一顿急赶急跑的真是让我衣服背都湿了,想想女儿说的也对就不再坚持,房里又陷入了沉默。

  「爸,你能不能帮我抹一下跌打药啊。」

  可儿突然说道,「你还没抹药啊?你真是的,什么时候才长大,我还以为……」

  我还以为刚才自己不小心撞进来的时候可儿是正在抹药那,原来不是,我正想说下去的时候才想起了刚才的尴尬及时止住了口。

  「没有,家里没有跌打药,是刚才妈妈刚出去买的,还没来得及抹,你就到了。」

  可儿开口解释说,那就奇怪了,脚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快点擦药,把衣服脱了拿着一瓶药油干什么,我虽然心里奇怪却不好说出来。

  「跌打药在哪儿?」

  「就在那个桌子上面,带盒子的那个。」

  照着可儿的指示顺利地找到了跌打药,打开瓶盖,一股冲鼻的奇怪气味扑面而来,我看了看说明照着书上的指示,倒了几滴在手里预热了一会,坐在可儿旁边把她的那只伤腿小心地放在我自己的大腿上,按着书里的说明给她的伤患处涂抹散瘀。

  「啊!疼,爸你轻点。」

  「这轻了淤血散不开,你忍着点啊。」

  我心疼地说道,可儿听完无奈地点了点头,咬着牙把头一转,我接着细心地按摩着。

  在后面的按摩过程中可儿硬是咬着牙没发出一点声音,但可能实在是太痛了,使得她的脚掌在我每一次用力按摩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往前伸展,又因为她的脚就放在我的大腿根处,一伸展很自然地就碰到了我的『那里』。

  刚开始还好,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触碰,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的触碰的力道越来越重,有好几次我都能明显地感觉到她那脚趾的按压。

  看着女儿那白嫩的脚掌我的大脑又不受控制地往其他方面想去,更何况之前还看过她的赤裸上身,下面逐渐起了反应,让我吓了一跳,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听你妈说,张京最近都很晚回家是不是。」

  为了转移注意力摆脱尴尬我找寻着话题和可儿聊起天来,「嗯,前段时间是这样,但自从我妈来了以后,他回来的时间就早了很多,说是不能让妈累着,这样不孝顺那,爸,你看,你这女星不赖吧。」

  可儿笑嘻嘻地说着,嘿嘿,妻子一来这臭小子就知道急着回家了,他可真够『孝顺』的,看样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恐怕他们两人有些什么事发生吧。

  「老婆,我回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大门口竟然传来了张京的声音,我和可儿都有些不敢相信,但好在我反应的快,急忙忙地就把可儿的伤脚从大腿上放了下来,这时张京也刚好走了进来。

  「呦!爸来了。」

  「呵呵,对啊,你今天下班挺早的。」

  「工程上有些问题,我呆着也没用,就找了个借口提前下班了,回来照顾可儿。」

  可儿听见了丈夫的贴心,不由得脸上泛起笑容,这傻姑娘,平时怎么没见他这么体贴呀,事出异常必有鬼。

  「哎!你这脚怎么了,怎么肿成这样。」

  这时张京也注意到了可儿的伤脚,当下可儿又把自己扭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怎么这么不小心!擦药了没?」

  「擦了,爸帮我涂的。」

  听到肚里的孩子没事,张京也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小京回来了,那我就回去了,有他照顾你我就放心了。」

  今天发生的事让我呆在这间房里实在太过难受,「爸你去哪啊,妈还在生你气那,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

  「妈怎么了?怎么生气了?」

  张京好奇地问道,可儿又把刚才的那场误会说了一遍,「要不我去看看,估计妈现在还在生爸的气那,他去不合适,爸您先坐着,留下来吃饭。」

  没想到这张京竟然自动请缨,我心中既诧异又是吃惊,说完,他就往侧卧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蛤小哈 金币  137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蛤小哈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蛤小哈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上一篇:【珍姐】作者不详下一篇:【全村老奶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