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珍姐】作者不详

【珍姐】作者不详

                珍姐


字数:0.9万

  我和小丽交往已经两年了,她生长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有双亲的疼爱,双亲视她为掌上明珠,而我没有小丽那么幸褔,父亲很早逝世,由母亲亲手把我养大,我就这样在老旧的出租公寓长大 .母亲对我期望很高,不管怎样辛劳,她都要我参加补习,希望将来能有所成就。我为了脱离穷困的生活,因此发奋的读书,幸好我的天资不差,成绩总是名列前矛,今年十九岁的我,终于踏入朝思梦想的大学之门。

  小丽和我一起踏入大学之门,两年前我们在高中熟悉,经过两年交往的时间,小丽的父母亲,终于接受了我,视我为未来的女婿,也许他们认为我是大好青年吧。

  十九岁的小丽越来越漂亮,瓜子型的脸孔加上一点天真的秀气,亮晶的眼睛,高挺的鼻子,纤细的小腰,胸前还窿了一对小包子。

  我和小丽可说是天真一对,两年交往的日子里,两人都追求人生目标,除了学业之外,出外最多是看场戏或者到图书馆温习功课,偶然两人会接接吻,记得有一次最大胆了,那时候我俩在客厅上看影片,可能内容过火,双方忍不住拥抱接吻。

  小丽给我很意外的反应,接吻的时候,比平时激烈多了,她的反常引起我强烈的兴奋,我的手大胆抚摩小丽的奶子,虽然隔着胸罩,但已经令我焚身慾火。
  我的手攀上她的小乳房,想不到小丽竟然没有拒绝,最后我的手摸进她的衣内,碰到她那件小小的胸罩,当手指第一次碰到她乳房嫩肉的时候,是多么的销魂,就在我的手指挑进乳房碰到乳头的一刹那,小丽忽然把我推开,惊慌的小丽,不停喘着气的瞪着我,种前所未有的惧怕感出现,使我害怕躲进浴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经过这次之后,我和小丽接吻的机会也没有了,但我俩仍然交往,最多只是手牵手,我不明白为何会变成这种情形?但我已经不敢再向她索吻了。

  一切很平静的渡过。

  这晚,小丽的父亲从外国回来,他不喜欢众人到机场接机,所有的人只好在家中等候,很少机会见到的珍姐也出现了,她是小丽的姐姐,年龄大小丽七岁,想不到她今晚会出现……

  珍姐是位超级美人儿,性格外向喜欢运动和出外旅行,听小丽说珍姐最近失恋,所以回家了,她天生豪放性情开朗,喜欢自由安闲的生活,喜欢和人交淡,目前她在父亲的公司当推广部经理。

  珍姐留着长长的秀发,杏子脸孔,一对布满朝气的眼睛,和蔼的笑脸露出整整雪白的牙齿,两片诱人的双唇,挺尖的鼻子,虽然她热爱运动,可是她身上却的肤色仍然雪白亮晶,她最骄傲和是胸前一对丰满高挺的乳峰,乳房的震荡,显示出完美的乳型,这令人窒息的杀人武器,小丽身上是找不到的。

  众人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而我的视线却偷偷望着珍姐,今晚她身穿一条短短的T恤和超短的性感热裤,平滑的光腹,细小的纤腰下,露出一对美丽坚固的雪白粉腿,腿上的肌肤就像滑石般的细腻,粉腿上没有一点瑕疵,然而她的美臀如粉腿一样,布满无限的弹力,高高的跷起,超短的热裤还露出部份,雪白的臀肌。

  我整晚神不守舍窥视珍姐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她移动腿步的动作,我更是目不转盯的守着,究竟在她雪白大腿内侧间,藏着引人无法抗拒的诱惑,人生是布满好奇,而我的好奇是什么?

  我不知道好着奇什么?双眼只会死死盯着珍姐神秘的三角地带,忽然让我窥见,珍姐双腿之间贴阴的部位,露出红色内裤的蕾丝边,这类的内裤,母亲偶然也会遗留在洗衣蓝里,可是现在却是穿在珍姐的双胯之间,下体的鸡巴猛然举起,而我体内澎湃一股如热浪的慾火,使我不知所措。

  最后,急步到洗手间,摇出体内那股一发不可收拾的慾火。

  今天珍姐的心情不好,小丽为了替姐姐解闷,邀姐姐出海散心,因为小丽知道,珍姐面对大海心情便会开心,最后珍姐驾着父亲的游艇出海。

  我和小丽陪同珍姐一起出海散心,夜晚的海面是一片宁静,我们三人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希望迎面的海风,吹散珍姐身上烦闷之气,果然海风发起它无穷的威力,终于把珍姐沉闷的心情吹散了,我们为了迎合珍姐的心情,陪她唱歌喝起红酒,虽然一向不喜欢喝酒的我,此刻也感觉喝酒的乐趣。

  开了音乐加上酒精的影响,我们三人兴奋的跳起舞,望着珍姐胸前乳房的弹跳,加促了血气运行,大家不禁抛开约束,而我也跳起人生中第一支热舞。
  跳舞的动作不小心和珍姐的身体几下接触,下体的肉棍,顶着迎面而来的珍姐,冲动的我顾也不了迴避,硬把铁棒敲击在珍姐的胯间。

  不胜酒力的小丽加上剧烈的劲舞,最后她软下身体睡着了。

  「我这个妹妹就是这样差,平时叫她多运动总是不肯,不过现在这么夜也难怪她,她一向有早睡的习惯,我还是把她抱入厢房。」珍姐抱起小丽说。

  我看见珍姐抱起小丽的一刻,感到十分的尴尬,究竟自已是男生,这种粗重的动作该由男生做的。

  「珍姐,让我抱小丽吧。」我说。

  「对呀。我忘记你是她男朋友,对。男朋友要有男朋友的风度,拜托你了。」
  「应该的。」我伸手从珍姐手上接过小丽说。

  当接手抱起小丽的一刻,我的手指不小心碰到珍姐的大乳,脸上马上通红一片,马上低着头向她道歉。

  「珍姐,对不起,碰到妳的……」我尴尬的说。

  「嗯……没关系……你是无心的……小心……」珍姐脸红大方的说。

  我马上抱着小丽到船的厢房去,当替小丽盖上被子的时候,忍不住在她珠唇上亲了一下,看着她的乳房,想起碰到珍姐乳房的一刻,忍不住在小丽的乳房上,偷偷摸了一下,感觉上虽然兴奋,可是手感却比不上摸在珍姐身上畅快……
  回到船上面的时候,看着珍姐脸上挂着一片忧愁之色,可能她想起分手的男友,或许看到刚才我对小丽的关怀,引起她内心伤心的回忆。

  「珍姐,怎么一个人在此发闷?」我上前和珍姐说。

  「你怎么上来了?」珍姐希奇的问。

  「我当然会上来,有什么希奇的呢?」我不解的问。

  「你不是陪小丽睡觉吗?」珍姐问。

  「我怎会陪小丽睡觉呢?」我说。

  「哦。没事了,误会。」珍姐笑了一笑,继续为我添起红酒。

  珍姐把音乐换了美丽的情曲,不是刚才强劲的歌曲,拿着水晶杯,望着海上迷人的景色,聆听海上的浪潮声,望着迷人的珍姐,此刻真是无声胜有声。
  珍姐的脸上,忽然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月光下的泪水,总是显得格外的孤寂和失落,一向不懂得如何安慰女生的我,束手无策。

  「珍姐,您没事吧?为什么好好的流泪呢?」我小声的问。

  「嗯……没事,只是想起男人在海上这个情景,一时控制不了内心的感慨,过一会就没事了。」珍姐用手抹掉脸上的泪水说。

  这个动作虽然很普通,可是穿起短袖衫就不同了,松阔的衣袖,把珍姐饱满乳房的红色乳罩,无遮掩的暴露出来,碰巧在微妙的角度下,全看在我眼里了。
  原来珍姐的乳房是那么的性感。

  「这首歌是我最喜欢的,你陪我跳支舞好吗?」珍姐说。

  「好的。」我说。

  我很礼貌的陪珍姐跳舞,想不到珍姐却把整个身体压了过来,胸前一对大且实的乳球,似海棉般柔软的烫在我的胸膛。

  「小明,借你的身体一用。」珍姐小声的说。

  「随便。」我竟然回答说随便二字,自已也偷偷的笑。

  珍姐紧紧搂抱着我,两人在宁静的海面上跳舞,严格来说跟本不是跳舞,只是双双拥抱,抱着性感的珍姐,心情十分的紧张和兴奋,嗅着珍姐身上散发的体香味和酒味,加上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烫着,热血沸腾的我,终于忍不住她强烈的挑逗,开始冲动起来,鸡巴快速的勃起,珍姐的蜜桃,却紧紧的贴在鸡巴上,无处可避之下,只好鲁莽顶着珍姐的三角洲。

  「珍姐……对不起……我不想的……」我尴尬的在她耳边说。

  「没关系……正常的表现,应该我对你说抱歉,令你难受了,你想找小丽解决吗?假如想的话,现在你可以下去找她。」珍姐大方的在我耳边说。

  这句话是多么的挑逗呀。

  「珍姐,您说笑了。」我尴尬脸红的说。

  「那好。我们继续吧。」珍姐说。

  我们仍然紧紧贴着对方的身体搂抱着,嗅着珍姐耳边散发出的体香味,癡癡沉醉入迷,鸡巴贴在珍姐的私处,慢慢轻磨着。

  「小明,谢谢你今晚陪我跳舞。」珍姐有感而发的说。

  「珍姐,这首歌似乎是您的最爱,整个碟子似乎在播放这首歌?」我说。
  「嗯……这首歌是我的最爱,当日我和男朋友就像今晚一样,面向大海,喝着红酒,听这首歌跳舞,最后我们发生第一次关系……」珍姐小声的说。

  「什么?发生第一次关系?」我问。

  「嗯……我和他第一次做爱就是在船上,我的处女也是在海上消失的,那时候是多么的浪漫,可是现在……」珍姐伤感的说。

  「珍姐,对不起。勾起您伤心往事。」我惭愧的说。

  「没关系,这些都是回忆,从此以后我和他天天在海上做爱,甚至沙滩、汽车、露台、快速公路上,都留下我们做爱的痕迹。」珍姐回忆的说。

  珍姐望着我的脸孔浮起一丝羞怯的神情。

  「珍姐,妳怎么了?」我希奇的问。

  「你看你的手……」珍姐羞怯的说。

  原来我的手不知不觉中,从珍姐的手臀移到她的胸脯上,只差一点点便放在她的乳房上,一惊之下马上把手缩回,全身不停的颤抖。

  「珍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轻薄妳的。」我马上道歉说。

  珍姐向我笑了一笑。

  「我怎会怪妳轻薄我呢?就算你要做爱也会找我妹妹,我的沉醉使你难受,也许你真的冲动了。」珍姐偷偷的用蜜桃顶了我一下。

  珍姐用蜜桃向我这一下的撞击,差点把我灵魂顶出身躯。

  「珍姐,您说笑了,我和小丽仍然很纯,不是您说的那么豪放……」我说。
  「怎么?我妹妹没有和你做爱?」珍姐惊异的问。

  「没……有……」我支支唔唔的说。

  「那你的生理怎样解决呢?」珍姐问。

  「这个问题不好意思答,猜想您也知道吧。」我尴尬的说。

  「你自已用手解决?」珍姐问。

  我点头当回答了。

  「想不到你们真的很纯呀。」珍姐笑着说。

  「珍姐,您别笑我了。」我说。

  「你现在的状况,等会也会自已用手解决?不敢找我妹妹做爱?」珍姐问。
  「嗯……不敢。」我说。

  「那你等一下会不会用手解决呢?」珍姐问。

  「我想……会……」我脸红的说。

  「假如等会你自已解决,脑海中会想谁呢?」珍姐紧张的问。

  「我……不敢说……」我说。

  「说……姐不会怪你……」珍姐追着问。

  这种火辣的话题,诱得我更加的难受,不知道该怎么辨?

  「我想会是……您……吧……」我小声的说。

  珍姐听了后,脸上呈献一片喜悦之色。

  「你现在想摸我吗?」珍姐小声的在我耳边问。

  我整个人吓了一跳。

  珍姐怎么会问样露骨且尴尬的话题呢?万一被小丽知道,肯定会气死了,但面对着朝思梦想的珍姐,我也迷失了方向,到底我的心喜欢谁呢?

  「珍姐,我不敢回答,怕会对您不尊重,相信这样也算回答了吧。」我说。
  珍姐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同时也羞怯的低着头,紧紧的搂着我。

  「我们继续跳舞。」珍姐娇憨羞怯的说。

  珍姐忽然把话题转开,而要求继续跳舞,我感到十分的意外,但她的神情也告诉我,她像在想些什么的。

  珍姐这次搂得我更紧,刚才珍姐贴在我胸膛上的乳房是不动的,现在却开始有动作了,她利用乳房替我胸膛按摩似,下面的蜜桃也一样,开始磨擦我的肉棍,我体内的慾火,此刻更加狂升。

  珍姐双手扶着我的脸孔凝望着,她一对水汪汪的媚眼,似有话要和我说,然而她却把眼睛闭上,把湿滑的艳唇送了上来。

  「小明……吻……我……可以吗……」珍姐媚眼如丝的说。

  珍姐这句「可以吗」,是布满罪恶的犯罪感,是引诱者最强的杀人武器,罪恶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她妹妹小丽的关系,但即然有了罪恶,为何还要使出武器呢?

  这一切的激动和我的心情一样,有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问题是谁能够先冲破,小丽这层心理约束,谁能够先踏出第一步?

  我们两人正在等待对方的「主动」,这也是脆弱人性的理智斗争,也许珍姐的大胆,加促我犯罪的念头,最后我忍受不住艳唇诱惑的挑逗,终于把烈火之唇贴在她湿滑的珠唇上。

  我和珍姐以不相让对方的形式,进行这场热吻。

  珍姐灵活的香舌如小蛇般钻进我烈焰的火山里,互相吮吸想要的东西,我需要她香醇的唾液,去暖和我枯燥的火焰,而她需要我的烈火,去驱走她身上的空虚,此刻媚眼如丝的珍姐,喉咙发出如燕莺啼的呻吟声。

  「明……摸……我……敢吗……?」珍姐冲开我的怀抱,转身背向我说。
  这个动作简直要了我的命,就似乎把香喷喷的肥肉,送到饿狼的嘴边,当饿狼想吃的时候,却把肥肉拿走,这样玩火的动作,饿狼会不顾一切拼个你死我活。而我像饿狼一样,毫不犹疑马上飞上向前,将一对热烘烘的双掌,放在两团饱满诱惑的大乳上,此刻所有的理智也全消失了。

  「啊……嗯……」珍姐扭动蛇腰发出震撼的呻吟声。

  我的手终于如愿似赏摸在珍姐的大乳上,这是我期待已久之事,此刻不是幻想,是确确实实摸在饱满且布满震撼力的乳房上,五指轻轻一按,那种舒适感觉很真实,乳罩已经清楚告诉我,手掌按的位置,就是期待已久的丰满乳房。
  珍姐忍不住把手往后,摸在我火烫的鸡巴上,原本鸡巴顶着珍姐跷起的美臀,现在顶在细嫩的手上,蛇虫般的痕痒,已经忍不住要作出主动。

  「珍姐……妳敢吗?」我问。

  我俩互相逼着对方作出主动,目的想逃避心理上的责备,我亲吻珍姐嫩滑的脖子,而珍姐也毫不犹疑把我的手放进她的衣内。

  「我……敢………」珍姐清脆响亮的回答了一声。

  珍姐的手拉下我的鸟笼,解下我裤釦,把我透不过气的鸡巴,大胆的释放出来,接着放在细嫩且滑的手掌上套弄。

  「很……烫……」珍姐不由自主的发出吟叫。

  「此刻放了出来……很危险……」我小声在她耳边说。

  「嗯……需要继续……还是各自发洩……」珍姐媚眼如丝的问。

  珍姐这一问,理智忽然惊醒。

  我承受不了罪恶感,良知使我想起娇小的小丽,最后逼不得以选了后者。
  「珍姐……我选……后者……」我害怕的说。

  「好……」珍姐失望的应了一声。

  珍姐的手马上释放我的鸡巴,摆脱我的怀抱,向前踏出两步,她伸手把身上的上衣脱下,然后在胸前一对大且实的双乳下,解下红色诱人的蕾丝半透明无肩带的乳罩,当珍姐双手在两团乳球下一解,整个乳罩向左右两边弹开,中间两团饱满的乳球,马上弹了出来。

  珍姐的乳房高高的尖挺着,形成一对竹筍般,两粒嫩小且勃起的奶头,尖尖的向上跷起,她的双手沿着苗条曲线往下移,终于在她短裤上的橡根,往下一拉,结果神秘的山丘上,露出一条小小红色蕾丝的通花内裤。

  月光照射在珍姐雪滑的粉腿上,显得更加的美丽嫩滑,加上一条小内裤的相衬,变得更加的性感和诱惑,珍姐闭上双眼,慢慢将手指插入窄小的内裤里,看着手指在内裤里的动作,引出火辣辣的一面,此刻,团团的慾火正攻向我。
  自从珍姐摆脱我的怀抱后,我就像被人抛弃一样,海风吹着我的肉棒,感到无比的寂寞,原本看着珍姐手淫,是热辣辣的一幕戏,应该会是无限的冲动和兴奋,可是我却感到十分的失落。

  珍姐的玉指在内裤不停的蠕动,眼睛紧闭,脸上流露一份痛苦的感觉。
  「啊……很……辛劳……啊……出不……到……」珍姐不停扭动身体呻吟着。
  看着珍姐的冲动,听着她哀叫的痛苦声,开始后悔选了后者,忽然想起现在我不争取机会,日后便没机会了,这个念头浮起,我马上脱下身上的衣服,就算小丽真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要争取眼前这位珍姐。

  「珍姐……等我……我来了……」我脱下身上所有的束缚,马上冲了过去。
  「珍姐,我选前者。」我冲上前紧紧捉起珍姐在内裤湿淋淋的手说。

  「你……不……怕……」珍姐颤抖的说。

  「我不怕……」我肯定的说。

  「帮我把……内裤……脱……掉……」珍姐望着我说。

  「刚才您为何不脱呢?」我问。

  「女人的内裤被男人脱才是幸福。」珍姐羞怯的说。

  「嗯……我愿意。」我像进行婚礼中的新郎一样,给珍姐了一个承诺。
  「嗯……我也愿意。」珍姐也说了这句话。

  我们就像进行婚礼中新郎和新娘一样。

  我的手终于伸到珍姐的胯间,慢慢将红色蕾丝内裤脱下,一片黑茸茸长满浓密阴毛的阴穴,终于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我颤抖的小手轻抚在湿透的阴毛上,感到无限的满足。

  「吻……我……」珍姐说。

  我正要和珍姐接吻的时候,她推开我的脸。

  「我是想要你吻我下面。」珍姐指着阴户说。

  什么?吻妳的下面?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阴户,怎么会吻呢?但我不敢反抗,只好把埋在珍姐的蜜桃上。

  嗅到一些尿味却没发现什么的,嘴唇勉强碰在蜜桃上胡乱的吻,珍姐似乎很享受,不停的发出呻吟声和狂扭身体,忽然,她的玉指伸到蜜桃上,将蜜桃两片花瓣分开,用玉指点着说。

  「亲我这里……快……」珍姐喊着说。

  我只好将嘴唇贴在珍姐手指的部位,感到有一粒小豆顶着我的嘴唇,珍姐的嘴中不停要我用舌头挑那粒小豆,我只好照她的意思,轻轻的舔着,小豆被我舔了几下,似乎慢慢的发大,我专心的舔,珍姐的身体像触电般的震动,发出强烈的震叫声。

  「啊……出了……啊……好……舒适……」珍姐喘着气说。

  我用手擦掉嘴上的液体,忘着双腿大大张开的珍姐,想不到今晚我能看见赤裸裸的珍姐,而且我还是赤裸裸的对着她,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简直太意外了,珍姐满脸通红的喘着气,胸前的大乳就像海上的浪一样,一起一伏的。

  「我很畅快……现在你的心情如何?」珍姐低着头问。

  「珍姐,我看见妳兴奋快乐,我的心情和妳一样快乐。」我说。

  珍姐用手拨了一下她长长的秀发,然后抬头仰望天空的星星。

  「明……搂着我……」珍姐轻轻的说。

  我上前将身体倚在珍姐粉滑的背肌上,我的鸡巴挺着顶着她的纤腰。

  「明……把手放在……我的……胸上……给点温柔的感觉我……」珍姐说。
  我的手从珍姐背后以环抱的方式,将手掌盖在两团柔软雪滑的大乳上,可是无论怎么样张开手掌,都不能把乳房完全包着,手掌上的奶头慢慢勃起,像米粒般变得粗大,珍姐不由自主的扭一下身体,鼻息传来几下沉重的呼吸。

  「你……想过小丽……的感受吗?」珍姐问。

  这个问题终于出现了,原本好好的把小丽影子放下,现在却出现脑海里。
  「珍姐……我……不知道……」我惭愧的说。

  「嗯……也许你真的爱我妹妹……」珍姐仰天长叹的说。

  「珍姐……我是否真的很没有用,其实我爱的是妳。」我大胆的说。

  「你心里现在有愧于小丽吗?」珍姐问。

  「有……而且有点慌……」我小声的说。

  「啊……大力的搓……没关系……嗯……」珍姐呻吟的说。

  我马上用手压下珍姐两粒勃起的乳头,可是顽强的乳头不但没软下,还挺硬的勃起,揉搓几下之后,乳头没软下,却搓出珍姐的吟叫声。

  「明……我想你的心是爱着小丽……嗯……也许你只喜欢到我的身体……」珍姐说。

  「姐……我……不知怎么说……」我把头低下。

  「明,还记得你几日前不停的窥望我的胯间吗?」珍姐望着我说。

  我真的羞死了,原来珍姐知道我的企图。

  「原来您知道了……对不起……」我惭愧的说。

  「现在姐的身体全给你看了,刚才也让你亲了下面,现在你还有什么想的吗?有没有想过在我面前自渎……还是……」珍姐问。

  我想不到珍姐会如此的大胆,不过我现在却不感到会意外,只是害羞不知道怎么答?

  「珍姐……还是什么呢?」我既然不会回答,只好发问了。

  「嗯……还是想和我……做爱?」珍姐的手摸着我的鸡巴,眼睛瞪着我说。
  「珍姐……我不知道……」我说。

  「还是要我……用口……」珍姐伸出嫩红的舌头说。

  珍姐一步一步的挑逗,使我意乱情迷心慌意乱,当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珍姐已经把身体俯下,慢慢的向我压了下来,我的龟头被一层暖烘烘嫩滑的东西团着,忽然一条如小蛇般灵活的舌头舔着龟头,我张眼一望。

  原来我的肉冠已经跑进珍姐的樱桃小嘴里,不对。是珍姐把樱桃小嘴套在我的肉冠上,暖烘烘的感觉实在舒适,暖和的小嘴慢慢吞吐我的鸡巴,望着天空的星星,似在羨慕我今晚的艳遇,不停的对我闪眼。

  「珍姐……很舒适……」我兴奋的说。

  珍姐把身体贴在我的身上,慢慢移了上来。

  「明……舒适吗?」珍姐轻轻在耳边问。

  「很……舒适……」我忍不住的说。

  珍姐的蜜桃不停擦着我的龟头,使我更加的冲动和兴奋。

  「明……想不想插进我……下面……」珍姐媚眼如丝的说。

  「珍姐……我……很难受……但我们不能做爱……」我用问的方法代表回答她。

  「是吗……但你的……那个……似乎溜进少许了……嗯……」珍姐吟着说。
  听到珍姐这么一说,果然感觉龟头被软绵绵的物体包着,难道龟头已经闯入珍姐的禁区?我的鸡巴真的插穴了吗?全身滚烫望着娇媚的珍姐,此刻我不能再忍了,简直要被她逼疯了。

  「珍姐……给我……我要插……」我请求的说。

  「明……只要你下体往上一顶……我就是妳的人了……快……占有我……满……足我……」珍姐娇媚的说。

  我马上往上一顶,坚硬的鸡巴朝天一击,果然溜进一条湿滑的小道,整条鸡巴被两旁软绵绵的阴璧,紧紧的包着,双手环抱着珍姐,冲动的转身把她压在我的胯下,接着一进一退,狠狠的冲刺。

  「啊……啊……很强……大力……插进点……」珍姐跷起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臀部。

  我疯狂狠狠的插,每一下都使劲的插到最深处,每插一下,珍姐都发出激烈的叫声,宁静的海面此刻变得不宁静,疯狂抽插的动作,已经引起海面的波浪。
  「明……你很强……我就快洩……大力……快要支持不住了……」珍姐呻吟的叫。

  双手用力挤弄珍姐的大奶,嘴巴不停亲着她的耳珠,敏感之处被攻击,珍姐变得更激烈,指甲狠狠抓着我的背肌,虽然有些微痛,但这些痛已经成了我抽插的原动力。

  「明……我快丢了……咬我的奶头……痒……啊……」珍姐大声的叫。
  「我咬不到呀。」我紧张叫着说。

  我的嘴巴无法碰到两粒勃起的奶头,心急之下只好利用指甲当牙齿,用力刺在竖起的奶头上。

  「啊……好……刺得好……啊……来了。」珍姐不停摆着头喊说。

  鸡巴在暖道被一股热流涌击,龟头产生痕痒,马上加快的抽插,最后把一股浓精,强劲如水柱的全部射到珍姐的花蕊内。

  「啊……射得好……」珍姐闭眼喘着气说。

  「珍姐……很舒适……」我喘着气说。

  休息了片刻,两人各自穿回衣服,珍姐似平常一样,没什么害臊的表情,只有我傻傻的想着该如何交待呢?

  「珍姐……我……」我却言又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今天的事是我挑引你的,你不用过意不去,因为今天是我和男友第一次做爱的日子,同时也是他的生日,所以我自私当作你是我男友,解我思念之苦,希望你别放在心上,日后你好好对待小丽吧。」珍姐大方的说。

  「珍姐,原来这件事令妳不开心,现在我明白了,假如明年您会不会找我呢?我这样说会不会很过份?」我说。

  珍姐想了一会。

  「嗯……好……从今天我当是和你的记念日,每一年农历的最后一天,订做是我们的记念日,其余的日子你要好好对待妹妹,还有来之前你要禁慾七天,表示对我的尊重,知道吗?」珍姐笑着说。

  「我知道了……还有一个要求……」我低着头说。

  「什么要求?」珍姐问。

  「我想要您的红色内裤留念,因为它是我窥了很久的猎物。」我说。

  「嗯……好吧。」珍姐把沾满蜜汁的内裤交了给我。

  「谢谢。」我亲了内裤一下说。

  第二天,我们回去的时候,小丽还赞我本事,能解开姐姐心中的烦闷,我和珍姐两人发出内心的微笑。

  上岸后望着珍姐的背影,心里偷偷偷的说:「珍姐……我爱妳……明年见……」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0537 金币  6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上一篇:姐姐的房間【5】下一篇:【半子】五惊魂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