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姐的房間【5】

姐姐的房間【5】

姐姐的房間【5】

  吃完了這頓在王家的【最後晚餐】﹐我們跟著王崧回到了客廳裡。

  很自然的我們跟王家的人分成了兩邊﹐王崧夫妻理所當然的坐在主位上﹐我

們跟著大姐坐在右邊的長沙發上。

  王德偉原本想坐在大姐身邊﹐卻被我搶先了一步﹐無奈的他只好坐在李美華

的身邊﹐看到他有點徨恐又有點困惑的表情﹐一副可憐兮兮﹐很無助的樣子﹐不

知道為什麼﹐我不但不覺得他可憐﹐反而感到一陣快意。

  王巧雲遠遠的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右腳跨在沙發扶手上﹐一晃一晃的﹐

外表裝的像是毫不在意我們要談什麼一樣﹐一副我行我素的局外人樣子。但我卻

很清楚﹐她姑娘正豎起耳朵仔細聽著。

  在大家各自落座之後﹐大姐先向王崧夫婦告了聲罪﹐然後看著王德偉﹐慢慢

的說﹕「其實這件事我已經先跟董事長提過了﹐但是董事長認為這是我們兩個人

之間的事﹐應該由我們自己解決。不過這雖然只是我們兩個人的事﹐卻也關係到

了我們兩家﹐所以也請兩位長輩列席﹐麻煩董事長及夫人﹐真是非常抱歉。」

  王德偉剛等大姐說完﹐就急惶惶的說﹕「雅玲﹐你是怎麼了﹖怎麼會變的跟

我們這麼生疏﹐居然還稱呼爸媽為什麼董事長及夫人﹖從進門開始你們就不對勁

了﹐有什麼事我們不能私下談嗎﹖」

  面對王德偉連珠砲般的問話﹐大姐還是一臉的沈靜﹐保持著一定的語調說﹕

「有些事還是三頭六面說清楚的好﹐免得將來有什麼牽扯﹐這對你對我都好。簡

單的說﹐我們下個月的訂婚典禮﹐我想取消。」

  聽到這句話﹐除了我ˋ二姐和王崧以外﹐所有人都發出了一聲驚呼﹐連王巧

雲也把腳從扶手上放下來﹐目不轉睛的看著大姐。

  李美華柳眉倒豎的尖聲說﹕「你說什麼﹖」

  二姐冷笑著說﹕「這都不明白﹖就是我大姐不嫁給你兒子了﹐通俗點講就叫

作解除婚約。」

  李美華大慨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嗆聲(頂嘴)過﹐尤其是一個晚輩。只見她瞪

著二姐﹐剛想反脣喝斥﹐王德偉已經激動的問大姐說﹕「為什麼﹖我們5月就要

訂婚了﹐請帖也已經發出去了﹐為什麼這麼突然﹖雅玲﹐妳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閒

言閒語﹖」看來這位大少爺很清楚自己可供人非議的地方太多﹐馬上就想到這方

面去了。

  大姐嘆了口氣﹐把口氣放柔和的說﹕「你別多心﹐沒有人跟我說什麼﹐而且

關於你的傳言我還聽的少了嗎﹖你花名在外﹐我是早就曉得了﹐但自從我們開始

交往以後﹐我也明白﹐你已經有在改變了﹐若不是這樣﹐我也不會接受你。」

  這話我可不同意了﹐君子可欺之以方﹐大姐純粹是被王德偉矇蔽了﹐這我可

是有人證物證的﹐物證在我懷裡﹐人證就是我和二姐﹐還有正在看文的你們。

  「那是為什麼﹖」王德偉聽到大姐這樣說﹐連忙追問著。

  大姐說﹕「問題在我身上﹐我發現我在開始決定跟你交往時﹐我的心態就錯

了﹐現在只是想把修正回來罷了。」

  王德偉看著大姐說﹕「雅玲﹐別這麼說﹐妳會被我的家世財富所吸引是正常

的﹐我一點都不介意﹐只要後來我們是真心相愛的﹐那我們是怎麼開始的一點都

不重要。」

  不會吧﹗他居然以為大姐是看上它的家世地位﹖看看李美華和王巧雲也是一

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就知道他們也是這麼想的﹐這些人的想法還真低級。

  不過大姐的說法也難免會引起他們的誤會﹐但是如果不是因為王德偉的花

心﹐那大姐到底是為什麼要跟王德偉解除婚約呢﹖我的好奇心也被引起來了。

  「這就是我錯的地方了。」大姐嘆了一口氣﹐娓娓的說﹕「在我接受你之

前﹐我就該知道我們的思考模式﹐根本就是兩條平行線﹐完全沒有交集。思想上

的差距那麼大﹐我們怎麼會有幸福呢﹖德偉﹐我該跟你聊過我家的狀況吧﹗」

  王德偉對大姐一下子把話題轉到這裡﹐有點丈二金剛摸不到頭腦的感覺。只

見他傻傻的點頭說﹕「聊過啊﹗我知道你還要照顧兩個弟妹﹐我不是早就答應妳

了﹐我也會照顧他們的啊﹗」

  王德偉轉頭看著我跟二姐﹐故作欣賞的模樣說﹕「你看阿俊長的多麼高大英

俊﹐氣質不凡﹐雅雯也是美麗大方﹐優雅動人。他們都是儀表出眾的人中龍鳳﹐

只要有我們王家的支援﹐我保證不出三年﹐他們都會成為社交界裡的名人﹐出入

上流社會﹐列身於豪門世家。」

  聽到他這麼說﹐我發現大姐二姐的表情都變的很難看﹐只是我反而覺得很好

笑。明知道現在的氣氛很不適合﹐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的說﹕「謝謝你的擡舉了﹐

不過我還是穿穿豪門內衣就算了。」

  聽我這麼一說﹐大姐跟二姐一下就笑開了﹐原本一直保持沈默的王崧﹐也在

嘴角帶出一抹笑意。讓我訝異的是﹐連那個坐的遠遠的王巧雲都笑出聲來﹐還很

誇張的笑倒在沙發上﹐李美華卻是臉色變的很難看﹐狠狠的盯著王巧雲﹐只是她

好像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照笑她的。

  王德偉的表情就像是一口氣吞下一整顆山東大饅頭的樣子﹐滿臉脹得通紅。

  二姐笑摟著我的肩膀說﹕「說的好﹐回家我買一打豪門內衣給你﹐讓你也能

輕鬆擠身豪門。」

  大姐笑著瞪了我跟二姐一眼罵我們說﹕「我在說正經事﹐你們別在那裡瞎胡

鬧。」

  王崧笑著打圓場說﹕「好了好了。雅玲啊﹗繼續說下去﹐我也想知道妳到底

是錯在哪裡。」

  大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後﹐才向王崧抱歉說﹕「對不起﹐

董事長﹐讓您見笑了。其實應該也不用我再說什麼了﹐您也看的到﹐我們從小就

沒有了媽媽﹐爸爸又常常不在身邊﹐沒有什麼人可以來管教管教﹐所以我們從來

也不懂什麼規矩禮貌﹐像我這種小人物實在配不上像貴府這種大戶人家﹐以德偉

這樣的人才﹐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個跟貴府門當戶對的大小姐才對。」

  王德偉急忙說﹕「雅玲﹐你怎麼這樣說﹐我可從來沒有嫌棄過妳啊﹗難道妳

還在記恨媽那天的話﹖我不是跟妳解釋過了嗎﹖」

  大姐搖搖頭說﹕「我想你可能搞錯了﹐我並沒有為了這一點而自卑﹐就算你

嫌棄我也不會放在心上。而且我也沒有因為那天夫人的話而記恨夫人﹐相反的﹐

我還很感激夫人那天的指教。」

  李美華冷冷的說﹕「妳不用故意說反話來諷刺我﹐當時我雖然是直接了點﹐

但我說的也是事實﹐畢竟以我們王家今時今日在社會上的地位﹐並不是隨便什麼

人都可以入我們家門的。」

  大姐說﹕「不﹐夫人﹐請妳別誤會了﹐我並沒有諷刺妳的意思﹐我是真心的

感謝妳﹐因為妳的關係﹐我才會有機會反省自己心態上的錯誤。」

  李美華緩了一下口氣後說﹕「其實以出身來說﹐妳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如

果妳能按照我給妳安排的課程努力學習﹐我相信你應該也不會替我們王家丟臉

了。」

  什麼話﹖誰丟誰的臉﹖媽的﹐妳那個隨便跟人亂搞的兒子才丟人咧﹗我跟二

姐都怒形於色﹐我剛剛想要反脣相譏﹐沒想到大姐接下來的話卻讓我聽的很爽。

  大姐不卑不亢的說﹕「夫人﹐妳跟王經理都搞錯了同一件事﹐第一﹐我對我

的出身和現況很滿意﹐並沒有任何想改變的意思。第二﹐我覺得每天花兩個小時

去學什麼插花啦﹗儀態啦﹗整天在那邊串門子﹐一堆女人窩在一起聊別人的是

非﹐那根本就是在浪費生命﹐我還不如回家睡覺。」

  「妳﹗」李美華氣的臉都白了﹕「要不是德偉喜歡妳﹐我根本就不會容許你

這種沒有家教的女人踏進我的家門半步﹐我告訴妳﹐現在請帖已經都發出去了﹐

妳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結完婚我會馬上讓你們離婚﹐總而言之﹐我絕對不許

妳踐踏我們王家的尊嚴﹐我們丟不起這個臉。」

  我啪的一巴掌拍在茶幾上﹐怒罵說﹕「死老太婆﹐妳別太過分了﹐這種話妳

也說得出口﹐妳把我們當什麼﹖」

  李美華氣的滿臉煞白﹐惡狠狠罵我說﹕「哪來的那麼沒有禮貌的小鬼﹐真沒

家教。」

  二姐拉了我一下﹐示意我稍安勿躁﹐然後冷冷的對李美華說﹕「尊嚴這種東

西﹐並不是只有你們這些住在天母進階住宅區的人才有的專利﹐我們也有我們的

尊嚴﹐很抱歉﹐王夫人﹐妳的意見我們無法接受﹐大姐﹐妳怎麼說﹖」

  大姐點點頭站起來說﹕「事情就是這樣了﹐我原本希望大家能平和一點﹐沒

想到竟然會弄成這個樣子﹐我真的覺得很遺憾。董事長﹐夫人﹐經理﹐明天我會

去公司辦離職﹐謝謝您這麼多年來的照顧﹐我們先告辭了。」我們跟著大姐一起

站起來準備離開。  

上一篇:漂亮的护士姐姐【作者不详】下一篇:【珍姐】作者不详